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:妖魔遗孽 第七章 採补秘术

时间:2018-01-14
「小弟,莫非你身怀异宝哩!」
  绮姬抬起头,喜讶交集:地盯着男儿。
  「异宝?」
  小玄一愣,这时劲头已过,底下的肉棒开始消退回软,原先那通亮的炙赤淡了些许,缠绕其上的条条凸浮筋脉也在迅速平复,仿如行云布雨后的游龙,隐入云中。
  「对啊,你这宝贝可能是根稀世宝杵呀!」
  绮姬兴奋溢表道,又低下头去细瞧握在手里的巨硕肉棒。
  「到底在说什么啊?」
  小玄全然不懂,只觉自己的肉棒被一个女人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瞧实在羞人,身子缩了缩,就要扯被摀住。
  「唔,人家还没有瞧清楚呢。」
  绮姬用臂拦住被子,葱指收拢,仍紧紧地捉握着已变肥软的棒子,又道:「咦……上边那几条赤龙不见了……」
  「快放手啊。」
  小玄难为情死了。
  「再瞧一会……怎么回事?难道不是玄阳盘龙杵……」
  绮姬只顾埋头端详,如丝云发垂落,梢端似有若无地轻拂在大棒头上。
  「五姐姐……」
  小玄低低哀叫,射精之后的肉棒异常敏感,给她这般肆意摆布,不知该算舒服还是难受。
  绮姬凝眉苦思,倏地悟道:「想起来啦!传说许多宝杵名棒都是得经女人的蜜津花浆浸润,方会显露真形哩……」
  「好了没有?」
  小玄苦着脸问。
  绮姬点头,眼睛亮亮地盯着他道:「待姐姐试一试,便晓得你的宝贝是不是根绝世宝杵了。」
  「试什么?怎么试?」
  小玄忙问,面对这个乾姐姐,他总是有点心惊脉跳,虽然花容月貌艳色夺人,可毕竟是只蝎子精啊!
  「首先得让它硬起来……」
  绮姬腻声道,柔荑搦住肉茎,用软软嫩嫩的虎口环勒住冠沟,然后轻轻柔柔地耸套起来。
  「唔……」
  小玄立时浑身绷紧。
  绮姬妖娆地望着他,细嫩的指掌时张时合时松时紧,看似变幻莫测,其实招招皆是有板有眼暗合章法。
  小玄大口喘气,肉棒开始在美人的玉手上迅速增肥、变硬。
  「舒不舒服?」
  绮姬贴着他问,身上香甜腻腻,袭人魂魄。
  「舒服……很舒服。」
  小玄呻吟般应,不明白她的手为何能令得自己这般舒服。
  「还想不想更舒服?」
  绮姬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。
  「想……」
  小玄如给催眠,脑子里昏昏沉沉,唯余底下传来的一波波强烈快美。
  绮姬身子一缩,慢慢地朝下滑去,粉靥移到男儿腹间,忽地垂首俯落,张启朱唇轻轻裹住了肉棒的巨硕脑袋。
  「五姐姐!」
  小玄低呼,瞠目结舌。
  绮姬飞快地深套一下,吐出棒子,又再裹住缓缓套入……
  小玄只觉软濡湿热分至沓来,不禁魂酥魄化。
  接下来美人手捧玉柱,时吞时吐时舔时吮,花样百出。
  小玄何曾尝过这等销魂,迷糊思道:「嘴巴不是吃饭的吗?怎可用来碰触这根丑俗物,何况此刻如此髒秽狼籍。」
  片刻间,肉棒已是昂首暴稜勃翘如怒。
  绮姬忽地接连几下倾俯,将男儿的长长硕杵深深吞入,朱唇几乎覆及根处。
  「姐姐……姐姐……唔……」
  小玄抽着气颤哼,不知前端去到了什么地方,只觉所陷窄窄软软,所触奇滑异嫩,美得骨头都酥了。
  绮姬猛地将棒吐出,粉腮通红,媚眼潮生,一阵大口大口地急喘,嘴角有黏涎长长垂挂,犹连男儿茎首。
  小玄见状,慌得手足无措,谁知绮姬稍缓过气,竟又埋首覆茎,继续吞吐慰侍,只是不时抬起眼皮瞧他,眸中水汪汪媚盈盈,倍添娇艳。
  原来还可以这么玩的,而且滋味是如此之美,小玄满怀感激,销魂思道:「她竟肯用嘴来让我舒服……」
  绮姬吐出红光满面的大肉棒,妩媚道:「姐姐好不好?」
  「好。」
  小玄脱口即应,心中早将她乃蝎精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。
  「已经可以啦,下面就让姐姐来试试你是不是生了根稀世至宝。」
  绮姬腻声道,人从底下爬起,边解罗带边挪向小玄的顶天巨柱。
  小玄双肘支床屏住呼吸,瞧着她提着纱裙在身上挪挪凑凑,须臾缓缓坐落,硬如铁铸的肉棒在数根纤指地把扶下刺入了一个美妙所在,潮湿温暖,嫩腻如脂。
  「唔……」
  绮姬瞇着眼儿歎似长吟一声,娇哼道:「好棒!小弟好棒!」
  随着她的坐落,小玄继续深入,忽然前端触着团软软嫩物,登美得整根肉棒一阵发木,心头剧跳道:「莫非是碰着了她适才说的花心子?」
  果见身上的美人娇娇一颤,嘤咛道:「嗳呀,头一下就……就抵着姐姐的花心了!」
  小玄一阵销魂,暗暗思道:「原来女人的花心各不相同哩,水儿奇嫩,且会藏匿,眨眼间就溜得无影无蹤;夭夭十分娇小,似有若无;而绮姬姐姐却是这等腴硕肥美,像是要裹住整个棒头哩……」
  绮姬分膝跪在小玄胯侧,蹙着黛眉咬着朱唇,开始一下下耸套起来。
  小玄正胡思乱想,突地面上一紧,睁大了眼睛,原来在绮姬深坐之时,棒头顶着花心的剎那,竟似给软软地咬了一下,不觉筋麻骨酥心魂皆销。
  绮姬上下起落,腰肢柔似无骨,眼波迷离若醉,娇媚欲滴妖娆万千。
  小玄何尝遇过这等风情,一时如梦似幻快美欲仙,两肘一鬆,躺倒下去。
  「小弟……你……好像开始……开始变化了……唔……」
  绮姬轻喘娇哼,美目瞇着,耸套渐急。
  视线虽给揉叠成堆的纱裙挡住,但小玄已察身上的美人湿得不成样子,温热稠滑的浆汁到处粘涂,除了交接部,腹上腿上无不黏腻。
  「咦……小弟,你腰上缠的这条巾子是啥东西?」
  绮姬忽问,眼睛疑惑地盯着男儿腰腹上的火红巾子,面上现出警觉一丝之色。
  「是焰浣罗,我师父赐的宝物。」
  小玄随口就应,只觉棒头又给女人深处的花心啜咬了几下,美得直抽气儿。
  「拿掉它。」
  绮姬道。
  「为什么?」
  小玄瞇着眼迷迷糊糊问,身躯时绷时瘫,个中销魂笔墨难述。
  「它……它好像在偷偷吸取我的灵力哩。」
  绮姬凝着黛眉道,迟疑间耸套渐缓。
  「怎么可能?我师父说,它是提升我火行潜能的宝物啊。」
  小玄正值爽极,岂容懈怠,忍不住用手搭扣美人蛮腰,自己从底下挥军杀上。
  绮姬登感一阵酸麻,口中娇哼连连:「真……真好……小弟真好……这几下快……快把姐姐的魂儿顶没了……」
  小玄闻言,心头火爆,当即更加卖力,在底下长击猛打朝天顶耸。
  绮姬喘一阵颤一阵,哆嗦间腰儿蓦软,「哎呀」一声就在男儿身上趴倒下去,胸腹方才触着那条赤光缓缓幻变的焰浣罗,便如遭电殛般急急撑起,惊道:「它真的会吸人灵力哩,你快拿掉它!」
  「不行啊,师父命我无论何时都不可取下,就是睡觉沐浴都不许哩。」
  小玄苦着脸道。
  「你先解掉,等明儿再扎回去。」
  绮姬坚持,旋又接道:「奇怪,你师父为何要让你使用这样的东西?」
  「解不掉的,我师父在上边施过法术哩。」
  小玄道。
  绮姬凝目细观,忽地冷笑一声,道:「不过是下了寻常的缠缚咒罢了,瞧姐姐的!」
  说着五指曲扳手捏法诀,照男儿腹上一抹,即见那条焰浣罗鬆脱下来。
  小玄张皇道:「若给我师父知去,那可不是说笑的……」
  「缠缚咒这种彫虫小技我也识得,明儿一早就给你扎回去,她又如何能知?」
  绮姬笑道,甩腕一丢,将焰浣罗扔到了床角,突尔呆住,满面讶色地盯着男儿的腹部,道:「你脐眼里的东西又是什么?」
  小玄望着自己那散发着淡淡光晕的腹部,尴尬道:「不晓得,从小就有了的。」
  绮姬盯着他脐眼内的奇物道:「好像是什么法宝哩,有些东西在盈溢出来,奇了,既似灵气又非灵气……」
  小玄倏地撑起身子,将她翻压在下,边抽边喘道:「这有什么好瞧的,若你喜欢,过会给你琢磨个够!」
  绮姬即时目饧面晕,软糯娇腻道:「这个才没兴趣,姐姐只想……只想琢磨你……你插到人家身子里边的……的宝贝。」
  小玄欲如炽焚,只觉这姐姐一言一字皆俱撩魂蕩魄,按不住大刀阔斧回回尽根。
  绮姬也极快美,蛮腰软摆丰臀扇摇,蛤口津流蜜注,润遍春湾。
  小玄贪恋奇趣,拿紧美人两胯,频频送上龟首去让花心啜咬,蓦地异变又生,只觉茎炙根胀硬得发痛。
  绮姬立时觉察,惊喜道:「快让姐姐瞧瞧!」
  小玄急叫:「等等!」
  谁知身下美人娇躯声灵巧一缩,已将肉棒脱出嫩瓤。
  「哗!果然又变成了这样,定是那传说中的玄阳盘龙杵无疑哩!」
  绮姬兴奋之极,玉手捞起赤龙盘绕的通红宝杵,照着棒头狠狠地亲了一口。
  小玄闷哼一声,竟然突突地射出精来,剎那间,疾喷飞溅的白浆登时甩洒了美人一头一脸。
  绮姬呆了呆,旋即「噗哧」一下笑出声来,两手急忙把住男儿激跳不住的怒茎揉握抚慰。
  好一轮尽情激射,小玄终于鬆缓下来。
  「怎么会这样?」
  绮姬轻轻道,放手鬆开红光满面的肉棒,从怀里掏出一条绢帕,一边笑一边擦脸拭发,另一只手的几根葱指还在顽皮地捏揉着涂满指掌的粘黏白浆。
  「什么怎么样?」
  小玄狼狈喘息道。
  「这么快哩。」
  绮姬吃吃娇笑,拇、食二指分开,将指尖的稠浆拉成一根长长的白丝。
  「快?」
  小玄给她笑得好生心虚。
  「这还不快?才……才没几十下啊。」
  绮姬竟将一根粘满稠浆的手指放入口中,瞇着媚目细细咂吮,彷彿在用心品嚐什么美味佳餚。
  小玄口乾舌燥地呆望着她,好一会才道:「这……这个太快,就不好是么?」
  「当然啦,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晓得?」
  绮姬笑得花枝乱颠,耳垂上的浅碧坠子甩跳不住,她本就冶艳绝伦,此刻越发妖娆入骨。
  小玄忽然想起在小岛上跟飞萝胡闹那次,他那美人师叔好像也是这么一副奇怪笑容,记得当时还给嘲了句:「银样镴枪头!」
  不红觉俊颜涨赤,窘色道:「为什么?为什么太快就不好?」
  「小弟,你真是太可爱了!」
  绮姬笑拧了下他的脸,玉臂一环,将男儿的脑袋勾搂下去,嘴里呼出的甜腻气息湿湿软软地吹拂在他面上:「因为你快活了,人家却还没有啊。」
  「你……你不快活?」
  小玄仍然不懂。
  绮姬摇了下头,谆谆善诱道:「小傻瓜,也不是不舒服,而是还没到那最舒服的时候,譬如……你们男人射精时最快活,女人也要到那丢身子的时候才最舒服,像你这样抛下人家自个先跑了,陪你的女人岂不难过?」
  「没有跑啊。」
  小玄忙道。
  「软了就是跑了。」
  绮姬的手在他肉棒上轻捏了一下。
  小玄终于明白了些许,烧着脸道: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
  「可是什么?」
  美人笑问。
  「可是……可是姐姐你这么好看……」
  小玄盯着她那妖冶媚容,小小声接道:「而且里边……里边还会咬人,就是想忍也忍不住啊。」
  妖精心中欢喜,软腻腻道:「那你快不快活?」
  「快活,快活得不知怎么说。」
  小玄脱口而出。
  绮姬面有得色,眼珠子溜溜一转,忽道:「不如姐姐教你一样秘术吧,包管你以后又棒又强,女孩子个个想你。」
  「秘术?什么秘术?」
  小玄问。
  「採补术啊,我想想教你哪个吧……」
  绮姬略一沉吟,接道:「就教你一样最易学的,唤做九鼎还丹诀,我先念一遍功法口诀,你听好了,『天地之间,阴阳交泰,构精化生,是为根本,阳得阴而化,阴得阳而通……』」小玄如闻天书,待妖精念完,茫然道:「这个还叫易学?根本听不明白啊。」
  绮姬道:「别着急,这功法听起来难,欲达精深的确非易,但入门却是半点不难,待姐姐仔细说与你听就懂了。」
  当下将口诀一句一句细细解释,其中难点要点亦加以一一剖析。
  果不其然,小玄渐渐听懂了些许,一时面烧耳烫,什么三峰采战、玉池种莲、扇鼎焙丹……竟是从未接触过的奇妙法门,他素来不爱练功,但却喜猎鲜奇,此刻突然窥着一个闻所未闻的新天地,不禁又奇又讶如癡如醉。
  绮姬道:「怎么样,不难吧?此诀源自道家神通,似你这样的仙家弟子应该很容易就懂的。」
  小玄道:「竟然有这样的功法,与我门中所学完全不同哩。」
  「採补术繁不胜数,儒、释、道及许多杂门散派都有,你们玄教法门极多,肯定也有此类功法,而且绝对不会逊于此术,只是你师父所修非此法门或者不想教你罢了。」
  绮姬笑嘻嘻道。
  小玄半信半疑,吞吞吐吐道:「姐姐说笑吧?这……这么奇怪的法术,我们玄教多半是不会有的。」
  「怎么没有,你们教主重元子便是个绝顶的双修大家。」
  绮姬道。
  「双修是什么?」
  小玄问。
  「双修便是男女共修阴阳之道,互为炉鼎阴阳交采,齐炼丹元携升化境。」
  绮姬解释。
  小玄听得一头雾水。
  「适才我教你的採补秘术便是阴阳之道中的无数法门之一。」
  绮姬补充道。
  小玄张大了嘴巴,隔好一会才道:「我们教尊也修这……这样的法门?」
  「不信?日后你问别人去!」
  绮姬道:「对了,你们教中的三绝武翩跹与魅仙飞萝,想必你知道她们吧?」
  「知啊。」
  小玄答。
  「她们就你们教主众多共参双修的弟子中最出色的两个。」
  绮姬道。
  小玄身子一震,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半晌方道:「不……不可能!」
  「不可能?」
  绮姬哼道:「这两人艳名远播,最是风流骚浪,仙界魔界谁个不知!」
  小玄目瞪口呆,想起飞萝平日的言行举止及那夜芭蕉亭中的情景,心中不禁动摇,忽地莫明难受,一阵失魂落魄。
  「喂!怎么了?」
  绮姬没料到他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  「怎么可能?这可是……是……」
  小玄喃喃道,不知为何,心头竟然隐隐生疼。
  「你总以这些是歪门邪道么?」
  绮姬不屑道:「告诉你吧,採补术非但不是下乘,反乃道中大术,个中妙境无穷无尽,如轩辕、容成、彭祖、左慈等皆善採补双修,而这九鼎还丹诀正是还真秘旨里边的一个法门。」
  小玄心里好受了点,问道:「还真秘旨?听起来好耳熟啊……」
  「当然熟了,还真秘旨乃是道家圣典,许多上仙大神皆修炼过的,说个你一定知道的吧,吕巖吕纯阳。」
  绮姬道。
  有号「剑仙」、「诗仙」、「醉仙」乃至「色仙」的吕洞宾谁人不知,小玄再次张大了嘴巴:「纯阳祖师也……也修习这样的功法?」
  「这门还真秘旨乃其得意绝学,当日三戏白牡丹,仗的正是其中的九鼎还丹诀。」
  绮姬道。
  「那……那你怎晓得他的功法?」
  小玄大讶道,要知吕纯阳乃那上界仙真,而绮姬不过蝎精一个。
  「天地间又不只他一个识得这门功法!」
  绮姬面上微微一红,又道:「我知晓的法术可多着哩。」
  小玄怔怔望她,目光越来越崇拜。
  「教了你许多,这会懂了没有?」
  绮姬有点不自然道。
  「好像明白了一点。」
  小玄道。
  「嗯,那姐姐继续教你……咦?」
  绮姬忽然探手底下,满面喜讶。
  如此交颈贴股肌肤厮磨,加上小玄体质殊异精气奇旺,自是很快就重振雄风。
  「这回,姐姐一边陪你一边教你……」
  绮姬轻喘道,手牵掌引玉蛤含纳,将男儿的宝杵重新吞入依然露潮雨润的嫩花房。
  小玄顿觉肥滑满茎腻裹至根,按不住急急抽动。
  「别忙哟,慢点,照姐姐教你的来,你先……」
  蝎美人在底下娓娓软语言传身教,一时风光旖旎春色满帐。
  小玄依她所教按部就班,果然大见成效,虽然酣畅淋漓,但这回却是坚韧不拔异常持久。
  「有些意思了,就是这样,小弟真棒!」
  绮姬娇滴滴地喘道,两腿曲起紧紧地夹着男儿腰胯。
  小玄突地支起身子,用手撸高女人的裙裾,让夹在腰畔的两条如雪美腿完全暴露出来。
  「如果觉得没问题,就……就可以快一点点了,记得先运真气,再把元关加固一遍。」
  绮姬媚目如丝地指挥。
  小玄依言渐速,似不过瘾,又动手剥开美人上边的湖青纱子,拉下里边的翠绿抹胸,一对挺翘椒乳立时跃出,雪腻腻地在他眼前颤晃不住。
  「深……深一点……上边……再上去一点点……」
  绮姬的声音越来越娇,越来越腻,倏地玉躯一抖,花底跑出大注蜜汁,泥泞了整个春湾。
  小玄按照指引,立时频频挑着她那肥极花心,只美得肉茎发木骨头寸酥。
  「啊!」
  绮姬声音陡然拔高,惊喜道:「又变了!小弟的宝贝又起变化了!」
  小玄自己当然知觉,女人的花径彷彿一下子变窄了,而且纹理异常清晰。
  「丝……哗……好……好烫……好刮人……这……这就是那传……传说中的玄阳盘龙杵吗?」
  绮姬摇头摆首地娇嘤,云鬓半坠乱丝满面,一副如癡似醉的模样。
  小玄倾身压上,极力深纵,片刻间枪法大乱。
  绮姬觉察,忙道:「别……别急……别急哟……记得运功……」
  「好像不行了。」
  小玄气喘如牛汗流浃背。
  「唔……小弟听话……」
  绮姬娇嗔:「一定要坚持……坚持到姐姐一起来……」
  「可是姐姐里边会……会咬人哩,好难忍的!」
  小玄满面苦色,他新学秘术,且只皮毛,此刻已是决堤在际。
  「你要记得用姐姐适才教你的功法啊,小弟一定能行,姐姐也快了!」
  绮姬颤哼道,当下强拢心神,一边挨着男儿的猛烈冲击一边继续言传身教。
  小玄勉力而行,强撑了一阵又再闷哼:「真的快不行了。」
  抽送更似暴风疾雨,记记力透花房。
  绮姬给他抽得娇状俱出媚态俱献,心知男儿把守不住,只好哼道:「只再坚……坚持一下下……姐姐就流……流好东西给你……啊!啊!揉碎姐姐的心子了!」
  小玄再不出声,只扣住美人埋头抽刺,下下尽根间不容髮,彷彿要将身下娇躯戳个对穿。
  绮姬满瓤酥麻浑身快美,亦似峰顶即至,自举玉臀颠抛不迭,娇嘤道:「就……就到了……小弟坚持啊……姐姐修炼了几百年……阴精补极了的……记……记得用适才教……教你的『汲』字诀……」
  小玄本就迫在眉睫,给她娇声浪语一惹,蓦尔禁熬不过,当下尽根送入,刺住花心洋洋大洩。
  绮姬尚差丝许,心登失落,岂知给男儿的玄阳宝浆一灌,倏地花心麻坏,阴精滚滚迸出。
  两人交处顿时黏腻滑错浆汁狼藉。
  小玄给她那麻入骨髓的花浆淋着,不禁一阵失神。
  绮姬丢得媚容失色,断肠般啼道:「你运……运功啊……快吸姐姐的东西!」
  小玄赶忙运功汲纳,精入灵犀,顿如醍醐灌顶飘然若仙。
  绮姬通体痉挛,在汲取男儿宝精的同时,花眼叼咬着茎首不住吐浆,一下又一下地美妙收缩,把男儿送上了更加销魂的顶峰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方听小玄懒懒唤道:「五姐姐?」
  「嗯?」
  绮姬娇娇慵慵地应了一声。
  「适才……适才……」
  小玄吞吞吐吐。
  「适才很好啊,小弟很棒。」
  绮姬在他臂湾里道。
  「真的?」
  小玄的头登时大了起来。
  「小弟,想不到你不但有根玄阳宝杵,且还是那玄阳之质,真把姐姐美死了。」
  绮姬腻声道。
  「玄阳之质?」
  小玄不懂。
  「嗯,就是有着极好极好的精元,无怪先前把我的手都麻了,真不知上天怎么会这样眷顾你。」
  绮姬讚歎道。
  「姐姐也真好……」
  小玄情不自禁地亲了一下放在嘴边的香肩。
  「当然啦,姐姐修炼了好几百年,精元也是极好的。」
  绮姬骄傲道,顿了一下接道:「姐姐教你的九鼎还丹术好不好?」
  「奇妙之极,天地间竟有这样的奇术。」
  小玄回味道,先前的滋味前所未有。
  「等你哪日回千翠山,姐姐还有许多奇术妙术教你。」
  绮姬身子一翻,趴伏男儿胸上,水眸盯着他道:「小弟,姐姐爱死你啦,如今离不得了怎么办?」
  小玄还是头回遇着女人对自己如此说话,不禁怦怦心跳,但这样的问题叫他如何能答。
  绮姬见他支支吾吾,噗哧笑道:「傻瓜,逗你玩的,姐姐就是喜欢看你为难。」
  她瞧了下微已透白的窗子,道:「天快亮了,我得走了,否则给你那些师父师姐撞着,你小子可就完蛋啦。」
  「现在就走?」
  小玄忽觉恋恋不捨,牵住她手盼切道:「那你还来不来找我?」
  「这段日子不会了,姐姐还有事情要办,昨晚是抽空来的。」
  绮姬道。
  小玄还要说话,突听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:「滚出来!盗吾岛上犀渠兽的妖孽,快快现身就擒!」
  两人一起色变,绮姬悄哼道:「真是阴魂不散,这匹夫的追蹤术好厉害,竟然跟到这里来了!」
  小玄面如土色,结结巴巴道:「我的天!偷猎……偷猎犀渠兽的就是你?他……他是我六师伯啊!」